大爆奖被黑了-中国济南人才网_爱偷闲

大爆奖被黑了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我跟你处了小半年,你家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跟我提,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呢?”秦雨阳问得跟真的似的。

这让秦雨阳有种脑袋会被晃掉的恐惧。

“喏。”他从兜里掏出那根墨绿色的丝带,摆在银狼的面前:“这是你的丝带,现在物归原主……以及……”

“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,我就亲你一下。”苏冉秋坐回来:“亲哪里都可以。”

“你这脸真小,早知道煮一个就够了。”秦雨阳说道,他煮鸡蛋的时候,可能是按照自己的脸来计算的。

看见沈慕川明显有了变化的脸色,他识趣地闭上嘴.巴。

如果说这些都是装的,那也太扯了,反正老井不信。

但其实没人知道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虚不已。

在他身边的秦雨阳从进门不久到现在,表情一直没能缓过来,太震惊了。

秦雨阳中了□□,一时间整个人都是麻麻痹痹,浑浑沌沌,声音听不太清楚,视物也不清楚。

“嗯?”好像没有想象中的明显。

“滚。”苏冉秋拨开他的手,收拾表情走出去,乖乖喊人,倒茶,让人点菜:“大哥,中午吃饭还是吃粉?”

可是,他见过几百只号称最可爱的迪鲁兽,也没有这一只可爱。

严以梵听了不再纠.缠:“那么克雷格教授,学生告辞,秦雨阳阁下,明天见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一时脑子发热:“你真让我出去你会后悔的。”

人都快死了,他妈的还有心情干小姐!!

秦雨阳猛抽嘴角:“你傻啊……”他记得刚才黄毛摁的可不是这一层。

顺便很有心机地解掉了自己脖子上的绿丝带,藏在草丛里。

“对不起。”秦雨阳很坦荡荡的一个人,直接说:“昨天晚上是我混蛋,一时脑袋犯浑。”什么都没想就任由精.虫上脑,把人给上了。

亦或者是吊儿郎当,根本就没有把净身出户当回事。

“边走边说吧。”景煊从秦雨阳身上下来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雀跃的味道:“我刚才去找了克雷格教授。”

第二天,秦雨阳公然翘班,一大早就去了监狱。

他凑到沈慕川身边,心情忐忑地打量,这男人穿着一件薄薄的囚服,是长袖:“你不冷吗?”现在是五月初,天气十六到二十度左右,可能说冷不冷,说热也不热,穿两件正好。

这么一说的话,他们觉得秦先生有点可怜。

毛团一副朝自己飞扑而来的样子真是有点可爱,景煊心头一热,从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心里硬生生多了一丝期待。

对,以前确实是,再过几天是不是,秦雨阳就不知道了。

两家联姻后, 秦父第一次打电话给沈慕川, 那边过了很久才接,等得他有点焦急。

“行。”秦雨阳上了车,坐在黄毛的身边,看了一下驾驶室的设计:“这车好开吗?”他看黄毛倒车倒得挺顺的。

秦雨阳认认真真犹豫了十几秒钟,犹豫得老井心都碎了,才点头:“打吧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勉强笑笑:“我一直说是我做的,你们就是不信我。”

“吃辣吗?”苏冉秋说。

“……”魏临心都碎了,竟然是自己最害怕的情况:“你是抖M吗?他这样对你,你还护着他?”

最终这个画面定格在老肖的相机里,连同他们今天得到的劲.爆消息,一起汇报给老井。

完了后,他在床上点了根烟说:“你可真怂,怂透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其实就是一本普通的工作记录。

“这个嘛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魏临轻叹了声:“反正不是什么很难的条件,相比起从监狱里弄一个人出来,可简单多了。”

卧槽,副卡。

挖槽……

可怜的毛绒控,并不知道自己养了一只随时都会飞升的天才吧?

吃完午饭后,秦雨阳带沈慕川去自己房间休息。

“那就是说你想上法庭?”

苏冉秋还是不受影响:“那是你的事,跟我没关系吧。”

黄毛在那边惊讶地问道:“谁呀?”难道小雨哥还有跟班?

秦雨阳:“没有过节,我只是一时冲动……”这个狗屁连他自己都不信,警方会信才怪。

“表哥?”第二天上午监狱放风,宋迎晨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:“那天跟你打的赌怎么样,他来了吗?”

如果秦雨阳能说话的话,一定会说三个字:求带飞!

问题是离婚,他真的做不出来。

秦雨阳十点钟坐上公交车,十点四十五分到达学校附近。

“操!你还有没有人性?”宋迎晨捏起拳头逼视他。

真是的,昨晚这小子也没喝多少。

“你说得对。”金洛说:“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,将它扔得越远越好,就说是它自己不小心跑出去,被野兽杀死了。”

宋迎晨目光愤恨地盯着秦雨阳:“妈,我早就说过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们就是不信我,现在相信了吧?”

老井:“川哥,案子有进展。”

“妈的……放……唔……”可怜的秦雨阳气还没喘均匀,就被沈慕川摁住了剥夺呼吸权利。

“所以我说,你真的目中无人。”蒋楦叹了口气, 把不久之前才系好的扣子, 有点受不了地扯开,似乎心情不好。

“等等。”沈慕川沉声叫住他:“魏临,出尔反尔可不好。”

倒是矜持礼貌的银狼,看见自己之后走了过来。

“那你自己选。”那人在门框上摆了个姿势:“只要不是野战,我都接受。”

饶是律师见多识广,也被这位秦先生的签字速度给震惊得不轻;他心想,这些都是钱啊,签一张就少一笔,这人一点都不心疼吗?

责编: